硅谷王川 ~ 博客

(所有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有兴趣加入投资俱乐部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王川: 从权力和垄断的演化机制,看投资 (一)(9/14/2022)

2022年 6 月推特发言摘要  

2022 年6月微博发言摘要

王川: 论熊市投资者的自我修养    (6/14/2022) 

2021年12月 – 2022年5月推特发言摘要

2022年5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2年4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2年3月微博发言摘要

王川:论兴趣和世界第九大奇迹 (一)    (3/30/2022)

王川:从长期国债的悖论到胆固醇的悖论 (三)   (3/24/2022)

2022年2月微博发言摘要

王川: 论做题家和出题家 (一)   (2/14/2022)

王川: 从长期国债的悖论到胆固醇的悖论(中)   (2/11/2022)

王川: 从长期国债的悖论到胆固醇的悖论(上)      (2/5/2022)

2022年1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12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11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11月 Twitter 发言摘要

王川:论投资高成长垄断型资产的八个误区     (11/9/2021)

王川:在元宇宙留下些永恒的印记 (2021年十月)

2021年10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10月 Twitter 发言摘要

王川: 幸福来自效率的全面复合增长     (10/26/2021)

2021年9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9月 Twitter 发言摘要

王川: 三十二个有用的思维模型     (8/31/2021)

2021年8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8月 Twitter 发言摘要

王川:随感合集 – 回报递增 / 时间压力 / 聪明和智慧 / 认知和自信     (08/25/2021)

2021 年7月微博发言摘要

王川:从间歇性断食看躺平的正确姿势       (07/04/2021)

2021年6月微博发言摘要

2021年5月微博发言摘要

王川:从刘邦的自吹自擂看区块链         (05/17/2021)

王川:为什么优质 NFT 潜力远大于实体收藏品 (二)(04/24/2021)

王川:为什么优质 NFT 潜力远大于实体收藏品 (一)   ( 04/12 2021 )

王川:入门以太坊的 RTFM(03/13/2021)

王川:以太坊的费用,为什么这么高?  (2/26/2021)

王川:关于 btc 的 RTFM    (2/24/2021)

王川: 为什么你买了腾讯亚马逊特斯拉比特币, 还是很难发大财    (1/10/2021)

王川:去中心化的流动性黑洞, 和区块链第一法则      (10/7/2020)

王川: 关于 GPT-3 的随想 (一)    (8/1/2020)

王川:活下来就好,及时出场就好    (4/12/2020)

王川: 一年读五百本书,让你每天高潮迭起    (3/11/2020)

王川:宁要高维度抽象化的草,不要低维度具象化的苗   (3/1/2020)

王川: 实力决定意图,工具决定价值      (2/22/2020)

王川:不思考临界值的决策机制是愚蠢的    (2/17/2020)

王川: 为什么摩尔定律一直没死, 但人们还会继续预测摩尔定律要死    (2/15/2020)

王川: 出钱最多者的视角,才是上帝视角   (2/10/2020)

王川: 用摩尔定律武装自己   (1/30/2020)

王川:抛弃对世界的一厢情愿    (1/21/2020)

王川:创新扩散的理论模型和误区    (1/9/2020)

王川:从商业密度看为什么要坚决拒绝大部分线下活动    (12/31/2019)

王川:论决策机制和纠错成本    (12/26/2019)

王川: 理解别人错误观点背后的原因更重要    (12/22/2019)

王川:构建个人信息基础设施     (12/12/2019)

王川: 下个十年, 来自软件定义世界的挑战     (12/8/2019)

王川: 重要的东西, 往往是看不见的    (10/5/2019)

王川:脑联网即将带来的智能大核爆    (7/29/2019)

王川:向智能合约进军的号角已吹响    (6/28/2019)

王川: 从品牌和应用场景的思维模型看比特币    (5/13/2019)

王川:Uber 上市会引爆硅谷的泡沫破灭吗?        (5/7/2019)

王川: 为什么思维模型是最重要的财富 (一)     (4/7/2019)

王川: 为什么宝马可能在2022年或之前破产重组     (3/22/2019)

王川: 论信息与整合     (2/19/2019)

王川:再论选择权     (2/12/2019)

王川: 成功的关键 = 网络网络再网络     (1/23/2019)

王川: 2018年岁末, 七点随感     (12/26/2018)

王川: 从算力演变看比特币现金 (BCH) 的边缘化     (12/6/2018)

王川:三十年前油价大跌后的最大赢家是谁?     (12/1/2018)

王川:2024, 石油工业的我靠时刻     (11/28/2018)

王川:从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看连续性     (11/24/2018)

王川:从编程技术的变迁看程序员的不连续性     (11/23/2018)

王川:美好未来, 注定并不连续 (上)     (11/10/2018)

王川:为什么特斯拉是做空者的最爱     (10/26/2018)

王川:我从温哥华的八零后营销大师 Dan Lok 那里学到的几点经验    (10/24/2018)

王川: 与不可预测的未来分一杯羹 (一)    (9/12/2018)

王川:不要打扰别人心中的故事     (8/28/2018)

王川: 输入信息狭隘, 近乎精神病 (一)     (8/19/2018)

王川:关于技术本质,财富本质和自我意识本质的夸夸其谈之一     (8/13/2018)

王川:开局的结尾 – 纪念特斯拉私有化, 和汽车工业的我靠时刻    (8/8/2018)

王川:做一个独特而稀缺的人     (8/4/2018)

王川:关于涌现的随想 (一)     (8/2/2018)

王川:你的选择比四年前更多了吗?     (7/30/2018)

王川:为什么你要像爱马仕和香奈儿一样坚定捍卫个人品牌价值     (7/24/2018)

王川:闪电网络要涌现了吗?     (7/23/2018)

王川:财富取决于认可者愿支付的最高价     (7/22/2018)

王川:论指数增长的反直觉性     (7/18/2018)

王川: 给年轻人的十点职场建议     (7/12/2018)

王川:论投资和涌现 (一)     (7/8/2018)

王川:抽象者劳心,被抽象化者劳力 (一)     (7/5/2018)

王川:很少有人因吃喝玩乐而破产    (6/28/2018)

王川:自说自话的人是可耻的     (6/26/2018)

王川:做一个大规模并联者     (5/31/2018)

王川:论数量就是质量     (5/25/2018)

王川:关于区块链投资的七个猜测     (5/17/2018)

王川:如何做一个超级连接者     (5/10/2018)

王川:我们正进入一个可以从世界七十亿人民每人身上赚一分钱的伟大时代     (5/6/2018)

王川: 从乔布斯和分析师的最后一次对话,看系统性思维     (5/4/2018)

王川:论写作的六大好处和一个坏处     (5/3/2018)

王川:从“邻近可能性”看创新的秘诀     (5/1/2018)

王川: 从组件的角度看正反馈循环和区块链产业     (4/25/2018)

王川:比数字目标更重要的是扩展性和正反馈循环     (4/22/2018)

王川:好莱坞会被 Netflix 吞噬吗?     (4/21/2018)

王川: 论意外好运气 serendipity (一)     (4/18/2018)

王川:论特斯拉可能破产的二十个原因     (4/4/2018)

王川:为什么大部分求职者的管理之道荒唐且低级   (4/2/2018)

王川:从选择权看“心灵自由”和“经济自由” (一)    (3/31/2018)

王川:为什么大多数商务社交活动是”彩票型机会主义“     (3/29/2018)

王川:论“非常挑剔”和“非常自由”     (3/28/2018)

王川: 论 1% 和 99%      (3/23/2018)

王川:从交易的“干柴烈火度” 看扩展性和正反馈循环     (3/20/2018)

王川: 再论区块链和“正反馈循环”     (3/16/2018)

王川: 论”正反馈循环” 和 “远离平衡态的耗散结构” (一     (3/13/2018)

王川:论“扩展性” (一)     (3/7/2018)

王川: 论”目标导向”和”过程导向”     (2/28/2018)

王川:论弱关系的重要性 – 反脆弱的随想 (四)     (2/5/2018)

王川:无处不在的不对称性 — 反脆弱的随想(三)     (1/31/2018)

王川: 从叔本华的”天才论”看知识的广度之重要性     (1/27/2018)

王川:比特币支付费用为什么这么高?     (1/13/2018)

王川: 适应度地形和模拟退火 – 范式转移的随想 (五)     (12/25/2017)

王川: 反脆弱的随想 (二)- 机会成本和选择权     (11/10/2017)

王川: 论移动屁股和改变脑袋的艺术 — 范式转移的随想 (四)     (11/4/2017)

王川: 范式转移的随想 (三)     (10/18/2017)

王川: 范式转移的随想 (二     (10/8/2017)

王川: 反脆弱的随想 (一)     (10/5/2017)

王川: 范式转移的随想 (一)     (9/27/2017)

王川: 关于区块链的随想 (三)     (9/20/2017)

王川: 关于区块链的随想 (二)     (9/1/2017)

王川: 关于区块链的随想 (一)    (8/25/2017)

王川: 最大的问题是解决正确的问题 –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六)      (7/31/2017)

王川: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五) – SpaceX如何开辟新市场      (7/24/2017)

王川: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四) – SpaceX 如何克服各种困难      (7/19/2017)

王川: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三) – 从 SpaceX 谈起      (7/11/2017)

王川: 打比方的误区 – 论第一性原则的理论和实践 (二)      (6/13/2017)

王川: 论第一性原理的理论和实践 (一)从特斯拉的崛起谈起     (6/8/2017)

王川投资第四法则:波爱为王     (5/16/2017)

王川: 从波色*爱因斯坦凝聚态,看强者益强的最高境界 (四)     (5/7/2017)

王川: 论兰切斯特方程在商业竞争中的应用 (三)     (4/24/2017)

王川: 从兰切斯特方程, 看强者益强和如何以弱胜强 (二)     (4/21/2017)

王川: 从抄袭的进化优势, 看强者益强 (一)     (4/11/2017)

王川: 论摸着石头过河的艺术 – 从巴拿马运河的选址到渗流理论     (3/7/2017)

王川: 外表丰满, 内在骨感的美国风险资本业     (1/8/2017)

王川:小议复杂系统里的不要和要     (11/30/2016)

王川: 2018, 汽车工业的我靠时刻 (二)     (10/21/2016)

王川: 从海明威运动定律,看技术革命的”我靠”时刻 (一     (10/15/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六) – 有钱能使鬼推摩(尔定律)     (7/27/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五) – 这都是为了钱     (7/18/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四) — 并行计算的威力     (7/14/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三) – CPU 的内存瓶颈     (6/29/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二)     (6/15/2016)

王川: 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一)     (6/10/2016)

王川: 论”自动车就是房地产”    (7/7/2016)

王川: 从美国的汽车安全管理历史看自动驾驶的未来     (7/6/2016)

王川: 关于特斯拉的十三个 FUD (恐惧,不确定和疑虑) 的反驳 (下)    (6/2/2016)

王川: 关于特斯拉的十三个 FUD (恐惧,不确定和疑虑) 的反驳 (中)     (5/31/2016)

王川: 关于特斯拉的十三个 FUD (恐惧,不确定和疑虑) 的反驳 (上)    (5/30/2016)

王川投资第三法则: 增速为王     (3/28/2016)

王川:亚马逊的云服务将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下)    (2/11/2016)

王川: 亚马逊的云服务将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中)       (1/31/2016)

王川: 亚马逊的云服务将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上)      (1/23/2016)

王川:集装箱震撼世界      (1/14/2016)

王川: 为什么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一)     (1/6/2016)

王川: 我和苹果公司, 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    (12/21/2015)

王川: 为什么石油在2025年之前会永久性跌破20美元一桶,而一去不复返     (12/11/2015)

王川: 为什么日本今年的新生儿有一半将活到 108 岁     (12/3/2015)

王川:为什么焦躁易怒的吃货容易早死 ? —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四)     (11/12/2015)

王川: Narrative, 三观和雅浦岛上的石头 –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三 )     (11/5/2015)

王川: 为什么传统汽车厂商大多很快会倒闭?    (10/28/2015)

王川: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二) — 从德川家康的故事谈起     (10/12/2015)

王川: 赚钱这事,不可入戏太深 (一)     (9/20/2015)

王川: 劫贫济富的信用卡让美国的互联网金融裹足不前      (9/15/2015)

王川: 有些事,往回看四十年就清楚了     (9/2/2015)

王川:用研究房产的精神去研究股票 – 为什么我还是更喜欢股票     (8/27/2015)

王川:苦命房东的辛酸历史 – 为什么美国的黄世仁反而成了弱势群体       (8/18/2015)

王川: 为什么大多数人靠房地产发财,可我还是更喜欢股票 (一)      (8/16/2015)

王川: 被误读的亚马逊帝国 – 只剩下一颗小石头才能阻止贝索斯了      (8/4/2015)

王川:如何避免成为投资上的机会主义者?(一)     (7/24/2015)

王川:为什么“退休以后就如何如何的计划”完全不靠谱?      (7/12/2015)

王川: 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从截肢病人的幻觉谈起 (一)      (7/10/2015)

王川: 杠杆是万恶之源     (7/7/2015)

王川: 为什么分析宏观经济大多是浪费时间 – 从希腊赖账谈起      (7/1/2015)

王川: 特斯拉推出能量包,躺枪的却是核电站?      (6/25/2015)

王川: 优步崛起的祭品 – 出租车大亨弗老师的陨落      (6/18/2015)

王川:每天四分钟,练出六块肌的方法论      (6/9/2015)

王川:2017年, 特斯拉将敲响石油工业的丧钟     (6/7/2015)

王川: 为什么天使投资平均回报一年26%的说法完全不靠谱?      (6/1/2015)

王川: Netflix 的前世今生 (下)– 你不了解的”纸牌屋”后面的故事     (5/12/2015)

王川: Uber 帝国的疯狂崛起      (5/24/2015)

王川: Netflix 的前世今生 — 一个硅谷创新者的坎坷历程 ( 上)     (4/28/2015)

王川: 瓦老师黑莓走麦城 – 再论价值投资的陷阱      (4/5/2015)

王川:减肥其实很简单–只需十六美元和一点定力     (3/31/2015)

王川:四千亿个理由告诉你,视野比勤奋更重要,长期持有才是王道     (3/25/2015)

一个陌生老头的来信 – 加拿大的”巴菲特” Prem Watsa 瓦老师的盛世危言       (3/22/2015)

王川:一个不陌生老头的来信 — 为什么巴菲特的核心竞争力不是选股票     (3/4/2015)

你也可以活到109岁—王川老师教你三招让你健康长寿      (3/1/2015)

王川: 关于胡雪岩覆灭的三个细节,以及投资的顶层设计     (2/14/2015)

王川: 投资与做人 – 李嘉诚的故事      (2/12/2015)

王川:成长投资才是王道 (上)      (2/9/2015)

巴菲特水牛城历险记和简单粗暴的王川投资第一法则     (2/1/2015)

牛逼的王川投资第二法则: 为什么你要卖掉所有的能源投资     (1/28/2015)

小鲜肉在价值投资中常遇的陷阱 — 为什么你现在不要买便宜的IBM股票      (1/26/2015)

关于投资: 用自己选择的方式战斗     (1/25/2015)

关于投资 – 在自己选择的时间战斗     (1/23/2015)

关于投资 – 我只在自己选择的战场战斗     (1/21/2015)

王川:除非你和瑞士行长睡,否则不要炒外汇    (1/16/2015)

限定自己能力的边界      (1/13/2015)

听得见炮火的地方最精彩      (1/12/2015)